自由彼岸 序章

各位读者朋友们,首先我得承认,我并不完全相信转述的这个故事。它也许真的发生过,也许又只是某一位神志不清的老人做的一个梦。你知道的,有时候人很难分清梦和现实的界限。我想,我也没有权利要求在座的各位相信这个故事。然而,这个故事的一些片段却又被描述得十分清晰,让人感到这一切不只是一个虚构的童话、梦境、或者某个科幻小说和三流爱情小说虚构 的剧情。这个故事到底有没有发生过,还请在座的女士们先生们自行判断吧。

两年前的一个晚上,当时我正完成一天的繁忙工作,恍惚地一脚深一脚浅地走过单位的人造草坪,走出大门。那是一个没有云的夜晚,天空被城市的钠灯映成了枯黄色。风时不时从城市的风道里呼出,卷起几片落叶翻滚着远去。

我已经忘记了那天我为什么会去酒吧了,但我仍然记得那天酒吧的异样:往常熙熙攘攘的店里莫名的冷清,也许是要到冬天了,人们都不再出门的缘故吧。酒吧里放着轻柔的音乐,和玻璃杯发出的碰撞声,倒酒和洗杯子的流水声掺杂在一起。以往,高昂的摇滚乐和嘈杂的人声总是盖过了这些不起眼的声音,而在那天,人们似乎都厌倦了这种嘈杂的环境,酒吧老板似乎也趁机用不是那么嘈杂的音乐来缓和一下自己。

女士们先生们,我可能会忘记那天的其他一些事情,但我一定会清晰地记得那天酒吧放的音乐——切里斯弹唱的《自由彼岸之歌》。这首歌已经很老了,老得似乎已经被传唱了几百年了,老得连作曲家的姓氏都已经不可考了。这首歌却是那么的动人,被一代又一代的音乐家演奏,俨然成为了音乐史上的一个谜。甚至有的人称其为“上帝所作之歌”,并将“自由彼岸”解释为“上帝为人们创造的一个没有苦难、没有忧虑的世界”。哈哈,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自由彼岸”可就是人人都向往之的地方了!

我要了一杯起泡的蓝色梦境预调酒。这种加了淡淡的“蓝色辉光”平衡剂,散发着淡蓝色光晕的低度酒总能使我完全放松下来——高分子化学的又一个奇迹!慢慢啜完两杯以后,我在酒吧的沙发上倚靠了一会,借助着辅助设备睡了十几分钟。醒来后,又花了十几分钟想起来我在哪儿,然后我就看到了那个老人。

女士们先生们,为了不引起大家的误解,我更喜欢在这里用“老先生”来称呼那位老人。老先生大概已逾古稀之年,但精神焕发,完全没有我对上了年纪的老人的那种传统孱弱而沧桑的印象。老先生穿着不和年龄的大衣,扣子敞开着,里面穿着笔挺的条纹毛线背心和改良过的防寒羽绒,就活像是一个意气风发的小伙子被偷走了时间,而一夜变老的一样。老先生点了一杯相同的蓝色梦境,可能之前已经喝了一些酒,看起来已有几分醉意,便找周围的人——也就是我——搭起话来。

“嗨,小兄弟,今天过得怎么样?在我年轻那会儿,夜空还是有几颗星星的,不像现在,亮得得到空港里才能看到夜空——与其说那是夜空,不如说是宇宙吧。那时候上过太空的人还没有我出生那个小镇的人多,我们的星球周围也全是未曾有人涉及的地方。人们不像现在这样对太空那么好奇。那时除了各国政府争相在近地轨道部署军事空港之外,各国都不想耗费财政预算在太空上。啊,抱歉,我想我得先去喝杯热水,我感到有点头晕……”

我们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得搭着话。外面开始下起了雪,虽然前几年就有公司研发出了小范围天气控制的技术,但人们还是更喜欢让雨雪都自然地降下来。“去过太空的人才会懂得太空的价值,你知道的,不是那种战略价值或者经济价值。向着太空进发,体验着重力慢慢消失,又忽地一下被人工重力场捕获的感觉。真正从太空看过银河的人才会真正理解我们的存在。人类一切的一切,不过就是脚底下这一颗星球。也许太空中还会有更多的星球,更多的文明社会。有的文明能够薪火相传,有的文明只能在半路戛然而止,留下壮观的古迹等待着后人去重构他们的故事。而更多的文明可能被风雨侵蚀,或者被各种宇宙尘埃慢慢打磨,以至于仅存的骨骸也消失在了银河中,最终也没有等到一个后代来诉说他们的故事。宇宙就是这样,既创造了各种伟大的文明,又让各个文明世界之间隔了足够的距离,就好像,就好像是一个个测试文明的实验室,一个个测试文明生存顽强程度的实验室。各个实验室互不干扰,也彼此不知道对方的存在,直至有的文明存活了下来,就像培养基上的细菌一样,被认定为‘优良种’,而有的文明毁于一旦——实验失败,然后空出实验室来测试新的文明。以前每次当我坐着飞船,慢慢漂过大气的顶层时,我都不免会有这种想法。宇宙只不过是在不停地进行着测试,它有足够的时间来慢慢地测试各种情况,各种可能性。我不明白这种测试的目的是什么,但我认命。我觉得以人类的智慧,是绝对无法了解宇宙的目的的,就像培养基里的细菌不能读懂我们的心智一样。我们只需就这么生活下去,将文明继续得以传承下去。就好比细菌只要有足够的养料,就会一直这么繁衍下去一样——人毕竟还是由动物来的。”

在有一句没一句的对话中,我大致了解了这位老先生。这位老先生在休息前是军队太空巡逻编队的一员。那时候的人们都希望能够加入太空军,毕竟这是人类得以第一次自己驾驶飞船在太空中遨游——那时还没有商务用途的太空航班,所以加入太空军是想要遨游太空的唯一途径了。“对了,你想听听自由彼岸的故事吗?”

“自由彼岸?是那首歌吗?”

“也不全是,准确的说是那首歌描述的地方,自由彼岸。这是五十多年前的事情了,”老人面色开始沉重起来,其中似乎还夹杂着一点忧伤。“这么多年来我一直试图忘记这些事情,就好像,它们只是我年轻时做的一个梦一样,而且这趟经历的离奇程度也足以使我觉得这就是一场梦。但我又分明能感受到那儿夹杂着灰尘和汽油的空气,那些积满了灰却依然矗立着,古典却奇形怪状的建筑,还有……”

老先生开始讲述起来,他时而停顿住,回忆起来,时而又接着刚刚的故事,或者是插叙另一段故事。窗外的雪更大了,我决定等雪停了,再回家去。

下一节:自由彼岸 第一章 1

1 thought on “自由彼岸 序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