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坏学园:伊卡琳娜的复仇1.3

“伊卡娜琳是不死的,她的身体里没有血液,也不会流血。当身体损伤严重时,伊卡娜琳会自动休眠,而新的身体会从崩坏能变化而来。这种性质似乎是从远古崩坏兽中继承的修复机制,但是伊卡娜琳的意识似乎不是天生的,更像是一个小女孩的意识因为某种原因被移植到了一个远古崩坏兽的机体上,使得这个有机体长成了小女孩的模样……天命资料库已经将伊卡娜琳作为重点监护对象,有必要的话将采取反物质打击来毁灭这个死士。”

——天命资料库

“用不着反物质炮,本小姐一个人就可以将她抓回来!”眼前白发蓝眼的少女按住了对讲机,同时轻快地拍打着自己的大腿,掸掉作战服上的一点尘土。腰间配的双枪上,卡斯兰娜家族的徽章在太阳照射下闪着亮光。

“听你这么说,似乎很有把握的样子,但是还是要注意啊。如果有什么意外的话,请立即撤退。”

“知道了,芽衣姐姐,不用担心啦。”

通话切断,少女呆呆地站在原地。

她并不是很有把握地样子,事实上,她几乎是毫无把握。伊卡琳娜是她遇到过最强大的死士,无论是在力量还是敏捷度上都远超A级女武神之上。当然,芽衣并不知道这件事。整个舰上与伊卡琳娜正面接触过的只有她一个人,上一次伊卡琳娜被人救走的事件只是被视为一次普通的任务失误,而之前伊卡琳娜已经被她制服的事实使德丽莎自信地认为女武神的实力确实有相当高的指标。但琪亚娜心里却清楚,如果不是伊卡琳娜自己出现了异常的昏厥,不仅自己抓不住她,现在她都可能已经……不管怎样,这次任务自己一个人来执行,是将女武神部队的牺牲降到最低的下策了。这样危险的死士绝对不能放任其在外面游荡,即使自己敌不过她,也绝不能退缩。

琪亚娜从腰间拔出枪,娴熟地绕着指尖转了几圈,然后稳稳地握在手里,开始向森林深处进发。这把枪是保护她的唯一武器了。

 

与此同时,在森林深处的某地。

东方天空泛起了鱼肚白色,炭火堆还在散发着最后的几丝余烟,赛琳娜翻了个身,慢慢醒了过来。伊卡琳娜正躺在她的脚边,睡得就和死去了一样——没有体温,没有呼吸,心跳也很微弱,这让赛琳娜每次叫醒她时都提心吊胆,生怕伊卡琳娜哪天就真的睡死过去了。

赛琳娜解开了伊卡琳娜腰上和大腿上的包扎,动作很轻柔,因此没有吵醒她。伤口已经完全愈合了,没有出一滴血,就和往常一样,只是衣服需要重新缝合了。

赛琳娜将伊卡琳娜的身体放平,然后俯过身去,打算将她的头垫高。伊卡琳娜却忽然醒来,抱住了赛琳娜。

“呀?!”,赛琳娜显得有些惊慌,“你。你什么时候醒的?”

“我一直醒着呀,傻姐姐”伊卡琳娜调皮地笑了,然后抱住姐姐,在姐姐脸上留下一个吻。

“欸,怎么忽然。。”赛琳娜身子往后一缩,脸上泛起了一丝红晕。

伊卡琳娜不说话,只是傻笑着。

“既然醒了,那我们就赶紧回家去把。”赛琳娜侧过身子,望着不远处的高山,“我一会再去给你找吃的。”

赛琳娜扶着伊卡琳娜起来,然后姐妹俩往高山的方向走去。伊卡琳娜总喜欢躲在姐姐的身后走,虽然伊卡琳娜的力量远在姐姐之上。赛琳娜只是一个通常意义上的死士,有血有肉,而伊卡琳娜更像是化为人形的纯净崩坏能。

在山峰的另一侧,巨大的岩石悬崖将树林一分为二,在平地上形成了几百米的落差。如果你仔细看,会在峭壁上发现一条小道。小道只有一个人那么宽,人要扶着岩壁上伸出来的枯木才能顺利地走过去。小道通向了岩壁上的一个不很宽的裂口,勾着腰通过这个裂口,里面就是伊卡琳娜姐妹的住处了。自从上一次战斗以后,伊卡琳娜不能再住在原处了,因此在赛琳娜能走路以后,姐妹俩收拾了一些行李——基本上都是伊卡琳娜家里的东西,然后互相搀扶着,走出了废弃的村子,进入到森林深处,最终寻找到了这个地方。裂口里面是一个天然洞窟,几丝光线从天顶上射下来,打在了潮湿的岩石上。下雨的时候,雨水会从裂缝里渗下来。最初姐妹俩什么遮挡的东西也没有,下雨的时候就只能望着雨水从身边流过去,再从洞口流出去。后来赛琳娜担任起建设的任务,她的手一接触树木,致命的崩坏能就会使树木立即枯萎,然后她就可以轻松地砍到树木。赛琳娜用木材在洞里搭了一个较高的平台,这样水就不会流到平台上了。她还用多余的木头为伊卡琳娜和自己做了一张很大的床,桌子和一些家具。平时做饭都是由赛琳娜负责,炉灶搭在洞的一个天然裂口下方,烟直接从裂口里排出去。

这已经是一个月前的事了,姐妹俩在这个天然洞穴里过得还算舒坦,至少比其它死士好多了。赛琳娜已经不再指望人类的生活。她们栖息在这片森林深处,白天赛琳娜会带上弓出门寻找食物和一些能用得上的东西,这时赛琳娜通常会命令伊卡琳娜待在洞里,以防危险,但伊卡琳娜经常会顺着崩坏能的气息出去,打算寻找崩坏的原因。

到了晚上,把帘子一拉,姐妹俩就在洞穴的炉子旁边准备着一天的食物。说是姐妹俩,其实只有姐姐在忙着准备,妹妹每次都只是坐在一旁,烤着火,呆呆地望着姐姐投下的影子在炉旁晃动着。姐姐一手包干所有家务,对此没有任何怨言,她只想让妹妹过得好一些,再好一些。

等姐妹俩到达山下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姐姐看上去很虚弱,她这一天都没怎么进食,还和妹妹一起走了好长的路,因此在爬山的时候有一些笨拙。

“再坚持一下,到了家以后就有东西吃了!”妹妹鼓励道。

姐姐于是又勉强站起来,将弓搭在肩上,扶着妹妹的肩膀往前走。爬山的路上花费了比平常多了很多的时间,当姐妹俩到家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在漆黑的背景下,森林中崩坏能散发出的紫光隐约可见。

紫光之上,还有一个少女在黑暗中悄悄移动着。

“欸,奇怪,应该是这里的呀。”她自言自语道。手中的崩坏能探测器捕捉到了强烈的讯号,但是眼前除了一堆燃尽的柴火和一幅熊的骨架以外,并没有什么可疑之物。

“情况如何?”通话器里传来了声音。

“没有找到可疑的踪迹,我觉得目标已经不在这附近了。”

“好,那就尽快归队把。休伯利安号已经停靠在你所在位置以北十公里的开阔地区了。夜晚单独行动非常不安全。”

“收到,明白,立即归队。”

少女在暮色中狂奔起来,而在不远处的山上,伊卡琳娜和赛琳娜已经吃好晚餐。赛琳娜在进食以后体力稍微恢复了一点,伊卡琳娜看起来精神一直都很好,赛琳娜甚至怀疑她根本不用进食。

“妹妹,扶我一下,我想去洞口坐一会。”

“欸?今天怎么忽然。。姐姐你是有什么心事吗?”

“没。。没有,只是忽然想看一下夜色下的森林。”

伊卡琳娜没有再说什么,就搀着姐姐在洞口找了一个平坦的地方,扶着姐姐坐下,然后自己跪坐在姐姐身旁,就好像自己是姐姐的侍童一样。

姐姐今天好反常阿,伊卡琳娜想着,难道是自己偷跑出去惹姐姐生气了?得赶紧表现得乖一点才行,不然姐姐不要自己了怎么办。

月亮出来了,照在姐妹俩的身上。赛琳娜本来就雪白的皮肤在月光下显得和玉一般澄澈而透明,长长的银发扎成马尾辫,盖住了衣服,从大腿根旁边落到地面上。伊卡琳娜干净而清爽的短发在微风的吹拂下轻轻地飘动,从破裂的衣服下露出了她白得可怕的皮肤。

许久,两人都不说话,只是发着呆,然后,姐姐终于开口了。

“说起来,我们来到这也有几个月了呢。”

“啊,是、是的。姐姐想换地方了吗?”

“不是,我只是在想,我们以后到底该怎么生活呢。我们是被神遗弃的孤儿,彼岸不会接受我们这种被玷污的灵魂的。即使以后,即使以后死去,灵魂也得不到和一般人一样的安息,只能在这凡间四处游荡。”

“彼岸是什么。。姐姐干嘛说这么丧气的话阿,姐姐今天好可怕。就算彼岸真的不要你,伊卡琳娜也会一直保护姐姐的!我们只要这样生活下去,总会,”

伊卡琳娜忽然说不下去了。总会什么?总会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吗,还是总会被别人接受?崩坏能还在蔓延开来,有更多的人被侵蚀,被吞噬。死士不会被得到接受,它们所及之处只会有更多的侵蚀、更多的毁灭。

伊卡琳娜低下了头。已经回不去了。

姐姐望着星空,忽然笑了。

“抱歉,我真的想不起来了。我想在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之前,也一定有想要保护的人吧。他们现在还好吗,他们大概都已经到达彼岸了吧。”银河就像一座巨大的桥梁,连接着大地和另一个世界。“伊卡琳娜,彼岸是我们都会去的地方。人类也好,崩坏兽也好,所有的生命最终都将被接受,并归于彼岸。只是我们运气不太好,得在这里多经受一些磨难,才能得到去彼岸的许可。”姐姐把妹妹搂在了怀里,眼睛仍然呆望着天空。

“姐姐,你哭了。。?”伊卡琳娜似乎感到有水滴滴在了头发上。

“不。。”赛琳娜用手臂抹了一下眼睛,“不,我没有哭。”,她转过头来看着妹妹,又露出了笑容,“姐姐教你唱歌好不好。这是我仅有的一点记忆,以前每当我难过的时候,有人就会教我唱这首歌。我想不起来那是谁了,但是一定是我很重要的人。我把这首歌教给你,以后每当你难过的时候,就请哼唱它,让它给你动力。”

“好呀好呀,姐姐快教我”,卡琳娜把头枕在了姐姐大腿上,用心地听着姐姐唱歌。

赛琳娜虽然对歌词的记忆模模糊糊,但是嗓子好像记住了发音一样,很顺畅地就唱了下去。

 

世界崩坏之日,万物终结之时。

星光不再,月色苍白。

就连你的双目,

也蒙上了紫色的尘埃。

但是,亲爱的孩子。

在遥远的彼方,

佳肴已经上席,美酒正待雕绪。

 

亲爱的孩子,

请站起来,前方的道路已经为你打开

是时候打点行装,继续前进

偶遇风暴,请不要担心,

在遥远的彼方

人们盛装出席,只为等你光临

 

紫色的烟雾,如同镜湖之水

它们四散而去,又化为元婴。

白色的天使,离你渐渐远去

快行动吧!证明自己!

 

亲爱的孩子,

也许我们会在彼岸相遇。

请抛开路上的一切尘泥,

面带微笑,含泪相迎。

 

“姐姐,这首歌是什么意思呢?彼岸到底是什么?”

“姐姐也不知道,”赛琳娜将手放在妹妹的头发上,“大概是一个比这里更好的地方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