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坏学园:伊卡琳娜的复仇1.1

深夜,新西兰的森林深处。

月光被树叶横七竖八地切割,在地上投下斑驳的影子。亚热带阔叶林下的地面泛出一阵阵的绿色光辉。自此前几天崩坏爆发以后,这种绿色光辉就不断出现。它们是纯粹的崩坏能,意味着无尽的毁灭和消亡。

一阵风吹过,树林稀稀疏疏地发出了响声。当大地重回宁静以后,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女孩。

女孩年龄16岁上下,短发,穿着一件黑色的紧身连衣裙,大腿下部完全裸露着,露出雪白、毫无生气的肌肤。女孩眼睛下面有很深的黑色印记,像是黑眼圈,却更大更深。这是被崩坏能感染的标志,女孩是一个死士。

女孩小心地在树林之间穿行着,每走几步,她就会拿出挂在胸前的吊坠,将其像灵摆一样垂在空中。吊坠轻轻摆动着,几秒钟之后,一丝闪光从吊坠中迸发出来。女孩于是迅速收起了吊坠,又换了一个方向前进。

夜晚的森林很安静。崩坏能拥有能够毁灭一切生物的力量,只有很意志顽强的生物才能在崩坏能侵蚀以后存活下来,成为崩坏兽或者死士。这片森林的物种几乎已经消亡殆尽,植物也在渐渐枯萎。

女孩开始跑动起来,身边的树木被女孩带出的气流吹动起来,崩坏能的绿色能量被推向两边,为女孩让出了一段通路。

跑了几百米之后,她来到了森林里的一个开阔地。虽然四处都是参天古墓,却在这之间开出了一个天井一样的地方,月光从森林的这个破洞里照下来,填满了整个空间。

就是这儿。女孩喃喃道,胸前的吊坠不再闪动,说明她正处于崩坏的中心。

不知为什么,这个地方让女孩感到莫名的恐惧,四周明明异常安静,而现在这个时刻,也不可能会有人来打扰她。在仔细寻找了天井中心却一无所获以后,女孩开始仔细查看周围的树林。

就在一刹那,女孩的目光似乎和一个目光两两相对,但在一瞬间,女孩就把目光移开了。在反应过来以后,女孩又往回看去。这使她毛骨悚然,本能地往左边一闪。

一只巨大的,毛茸茸的怪物如箭矢般从树林里窜了出来。女孩子的这一闪救了自己一命,怪物撞在了地上,打了好几个滚,然后很快调整了自己的平衡,面向着女孩。这是一只大熊,很明显受到了崩坏能的侵蚀才会这么暴躁。

此刻,女孩的手里多了一把武器,这是一把巨大的镰刀,在月光下透着渗人的寒意。镰刀柄有一米多长,甚至和女孩差不多高,而刀刃则正好一米长,被磨成了弯月形,刀锋下闪着银光。女孩拿着刀柄的下端,轻而易举地就把这么一把沉重的武器像木棍一样灵活地操控着。

大熊朝着女孩站的位置狂奔过来,女孩没有移动,只是紧紧地握着镰刀,正对着大熊,仿佛在等待着什么。就在大熊扑向女孩的一瞬间,女孩一跃而起,跳到两米多高,然后狠狠地用镰刀砍了下去。

但是大熊躲过了这一击,铛的一下,地上的一块大石头被砸得粉碎。

熊开始犹豫了。目睹了这一幕以后,显然它觉得眼前的这个女孩子不如自己想像的那么好对付。它在原地和女孩打转了一会,似乎在思考下一步的行动,最终决定继续进行攻击。

几个回合下来,女孩和熊都受了伤,但女孩还是略占上风,她的巨大镰刀让熊感到了畏惧。女孩的大腿上被熊抓出了很长的一条爪印,却没有流血,腹部的衣服也被抓破了。而熊则在前腿上,肚子上都被镰刀好好地教训了一下,头上也裂了一个口子。

熊打算逃走,但是看样子它已经好几天没有找到猎物了,如果再不补充能量的话,估计撑不过今晚。它于是整理好自己的姿态,再次发起了冲锋。它只有这一种攻击方式,之前从没有失效过。

女孩还是按照原来的样子接招。在几个回合下来,女孩从被动防守变得越来越有攻击性,她甚至不再躲避熊的正面攻击,而是直接举起了镰刀,向着熊穿刺过去。

但是不知为什么,女孩忽然身体抽搐了一下,镰刀这一击僵在了半空中,没有挥下来。熊抓住了这个机会,借着对冲产生的力量,一击打飞了女孩手里的镰刀。

没有了镰刀,女孩是打不过比她体积大一倍的熊的。

女孩被熊按在了地上,两只手都按在头旁边,她闭上眼睛,不去想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熊的气息扑到了女孩的脸上,女孩感到熊的口水滴在了自己脖子上,肚子里感到一阵难受。

正当熊准备享用自己的每餐时,它似乎注意到了什么异样。它向树林里看去,瞬间眼睛里露出了惊恐的表情,它想逃走,或者闪避,或者趴下,但是都来不及了。

一只带着火焰的利箭从树林里射出来,箭头简直有一颗石子哪么粗,箭矢刺穿了熊的脑壳——应该是砸碎了它。强劲的动量使得熊整个身体掀了起来,面朝天的倒在了一旁。

不久,另一个女孩从树林里出来,她有着和女孩一样的纯白色头发,却扎着一个齐腰的长马尾。她拿着一个华丽的弯弓,穿过熊的尸体,径直走向了尚昏迷不醒的女孩。

又勉强自己了呢,伊卡琳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