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彼岸 第一章 1

上一節:自由彼岸 序章

“我年輕的時候曾經在太空軍當過一段時間的兵。那會兒不比現在,躺在家裡訂張票就可以上太空。那個時候掌握太空技術的程度還遠遠沒有到能夠民用的水平,也就只有各國的部隊會在太空中建立空間站,宣稱是保護’空間主權’,實際上不過是在太空中進行一些地球上不能進行的實驗,這些實驗要不就是很危險,要不就是絕對機密。總之,當時能夠進入太空的唯一方法,就是通過部隊每年一次的’太空軍’擴充計劃,去當一名太空軍。”

“但是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每年太空軍的招收數量,相比報名的人來說真是太少了。每年太空軍大概都會招收十幾個人,而即使經過嚴格的篩選,最終成功提交申請的候選者也有五六百人。總之,如果是去和那五六百個人競爭,我估計這輩子也沒什麼指望。”

“後來,我漸漸得也沒太在意這件事。畢竟我想當太空軍的理由很簡單:錢多活少,而當時的我正需要一筆錢來啟動我的生意。即使不去當太空軍,我也可以做一些其它的工作來賺點錢,只是要多費一些工夫而已。但是就在招兵結束幾個月以後,一位好久不聯繫的朋友忽然找到我,一番客套以後,道明了他來拜訪的目的。”

“‘你想不想去太空軍?’”

“後來我才知道,這幾年之所以一直沒聯繫,是因為他在太空軍乾了幾年。我不知道他是怎麼被選中太空軍的,當時也不知道他為什麼要離開。不過由於是非招兵時段,他得找一個人頂他的班才能正式退役。然後有一天他偶然在報名名單裡看到了我的名字,就和長官協商讓我來接他的班。’如果你去的話,回來記得請我喝咖啡哦。’他一臉坏笑得說道。”

“總之,一來二去我還是如願進入了太空軍。當然,我最終沒有請他喝咖啡,如果結合後面發生的事的話,我沒有拿一包咖啡因藥死他就已經算是很有涵養了。”

老人在這裡停住,自顧自笑了一會,顯然他也並沒有拿咖啡因去毒害某個無辜的人類的意圖。要是他真的給某個人下咖啡因的話,估計那個人毒不死也有一個月睡不好覺。

“進了太空軍乾了一個月後,我明白了這活為什麼工資那麼高,以及我朋友他為什麼幹不下去了。基本上,這種工作和關禁閉沒什麼區別,唯一的區別大概就是關禁閉的時候你還有越獄的可能,在飛船裡,你要出去就不太能回得來了。我原想著,加入太空軍可以開著自己的宇宙飛船,帥氣地去執行任務,而事實是,飛船是有的,任務也是有的,只是開是沒有的。我被分配的只是簡單的運輸任務,開著一艘和鐵皮箱子一樣的飛船,全自動駕駛,我負責保證運輸的安全。這個安全一方面是保證飛船不會出現故障,另一方面是保證不會有人來劫持飛船。但事實上,這個型號的運輸船還從未出過問題,而一般來說,在太空航行的時候,四周連個鬼影都沒有,你看著周圍的星星是這個樣子,過了幾個小時,雖然飛船已經走了相當遠的距離,但是看星星還是這樣子。這些星星都離地球幾萬光年遠,基本上可以當成是靜態背景的存在。總之,我覺得我在這個船裡面,和船底下被運輸的貨物沒什麼區別。哦,貨物不會感到無聊,而且只需要被運輸一次,我不僅是個會感到無聊的大活人,還得來回來回重複地被運輸。”

“幾個月以後,我就不想乾了。我打算再熬幾個月,等到下一輪招新開始的時候,就辭掉這份工作,把位置讓出來給下一個擠破頭想進來的傻X。畢竟這幾個月的薪水足夠我去做一些其它生意了。但是我最終沒有等到辭職的那天,在原星軌道被救回來以後,當局覺得我心理受了很大的打擊,給了我很大一筆補貼以後就婉言辭退了我。”

“於是我回到了地球上,買了一些產業,也能養活自己。幾十年過去了,《國際空域友好協定》簽署了,太空軍也早就像歷史書上的一頁,被人翻過去了。也許後世的人永遠不會知道自由彼岸的故事,這樣也好,自由彼岸的故事永遠不應該重演。”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