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彼岸 序章

各位讀者朋友們,首先我得承認,我並不完全相信轉述的這個故事。它也許真的發生過,也許又只是某一位神誌不清的老人做的一個夢。你知道的,有時候人很難分清夢和現實的界限。我想,我也沒有權利要求在座的各位相信這個故事。然而,這個故事的一些片段卻又被描述得十分清晰,讓人感到這一切不只是一個虛構的童話,夢境,或者某個科幻小說和三流愛情小說虛構的劇情。這個故事到底有沒有發生過,還請在座的女士們先生們自行判斷吧。
兩年前的一個晚上,當時我正完成一天的繁忙工作,恍惚地一腳深一腳淺地走過單位的人造草坪,走出大門。那是一個沒有雲的夜晚,天空被城市的鈉燈映成了枯黃色。風時不時從城市的風道裡呼出,捲起幾片落葉翻滾著遠去。
我已經忘記了那天我為什麼會去酒吧了,但我仍然記得那天酒吧的異樣:往常熙熙攘攘的店裡莫名的冷清,也許是要到冬天了,人們都不再出門的緣故吧酒吧裡放著輕柔的音樂,和玻璃杯發出的碰撞聲,倒酒和洗杯子的流水聲摻雜在一起。以往,高昂的搖滾樂和嘈雜的人聲總是蓋過了這些不起眼的聲音,而在那天,人們似乎都厭倦了這種嘈雜的環境,酒吧老闆似乎也趁機用不是那麼嘈雜的音樂來緩和一下自己。
女士們先生們,我可能會忘記那天的其他一些事情,但我一定會清晰地記得那天酒吧放的音樂 – 切里斯彈唱的“自由彼岸之歌”這首歌已經很老了,老得似乎已經被傳唱了幾百年了,老得連作曲家的姓氏都已經不可考了。這首歌卻是那麼的動人,被一代又一代的音樂家演奏,儼然成為了音樂史上的一個謎。甚至有的人稱其為“上帝所作之歌”,並將“自由彼岸”解釋為“上帝為人們創造的一個沒有苦難,沒有憂慮的世界。”哈哈,如果真是這樣,那麼“自由彼岸”可就是人人都嚮往之的地方了!
我要了一杯起泡的藍色夢境預調酒這種加了淡淡的“藍色輝光”平衡劑,散發著淡藍色光暈的低度酒總能使我完全放鬆下來 – 高分子化學的又一個奇蹟!慢慢啜完兩杯以後,我在酒吧的沙發上倚靠了一會,借助著輔助設備睡了十幾分鐘,醒來後,又花了十幾分鐘想起來我在哪兒,然後我就看到了那個老人。
女士們先生們,為了不引起大家的誤解,我更喜歡在這裡用“老先生”來稱呼那位老人。老先生大概已逾古稀之年,但精神煥發,完全沒有我對上了年紀的老人的那種傳統孱弱而滄桑的印象。老先生穿著不和年齡的大衣,釦子敞開著,裡面穿著筆挺的條紋毛線背心和改良過的防寒羽絨,就活像是一個意氣風發的小伙子被偷走了時間,而一夜變老的一樣老先生點了一杯相同的藍色夢境,可能之前已經喝了一些酒,看起來已有幾分醉意,便找周圍的人 – 也就是我 – 搭起話來。
“嗨,小兄弟,今天過得怎麼樣在我年輕那會兒,夜空還是有幾顆星星的,不像現在,亮得得到空港裡才能看到夜空 – 與其說那是夜空,不如說是宇宙吧。那時候上過太空的人還沒有我出生那個小鎮的人多,我們的星球周圍也全是未曾有人涉及的地方。人們不像現在這樣對太空那麼好奇。那時除了各國政府爭相在近地軌道部署軍事空港之外,各國都不想耗費財政預算在太空上。啊,抱歉,我想我得先去喝杯熱水,我感到有點頭暈……“
我們就這樣有一句沒一句得搭著話。外面開始下起了雪,雖然前幾年就有公司研發出了小範圍天氣控制的技術,但人們還是更喜歡讓雨雪都自然地降下來。 “去過太空的人才會懂得太空的價值,你知道的,不是那種戰略價值或者經濟價值。向著太空進發,體驗著重力慢慢消失,又忽地一下被人工重力場捕獲的感覺。真正從太空看過銀河的人才會真正理解我們的存在。人類一切的一切,不過就是腳底下這一顆星球。也許太空中還會有更多的星球,更多的文明社會。有的文明能夠薪火相傳,有的文明只能在半路戛然而止,留下壯觀的古蹟等待著後人去重構他們的故事。而更多的文明可能被風雨侵蝕,或者被各種宇宙塵埃慢慢打磨,以至於僅存的骨骸也消失在了銀河中,最終也沒有等到一個後代來訴說他們的故事。宇宙就是這樣,既創造了各種偉大的文,又讓各個文明世界之間隔了足夠的距離,就好像,就好像是一個個測試文明的實驗室,一個個測試文明生存頑強程度的實驗室。各個實驗室互不干擾,也彼此不知道對方的存在,直至有的文明存活了下來,就像培養基上的細菌一樣,被認定為“優良種”,而有的文明毀於一旦 – 實驗失敗,然後空出實驗室來測試新的文明。以前每次當我坐著飛船,慢慢漂過大氣的頂層時,我都不免會有這種想法。宇宙只不過是在不停地進行著測試,它有足夠的時間來慢慢地測試各種情況,各種可能性。我不明白這種測試的目的是什麼,但我認命。我覺得以人類的智慧,是絕對無法了解宇宙的目的的,就像培養基裡的細菌不能讀懂我們的心智一樣。我們只需就這麼生活下去,將文明繼續得以傳承下去。就好比細菌只要有足夠的養料,就會一直這麼繁衍下去一樣 – 人畢竟還是由動物來的“。
在有一句沒一句的對話中,我大致了解了這位老先生,這位老先生在休息前是軍隊太空巡邏編隊的一員。那時候的人們都希望能夠加入太空軍,畢竟這是人類得以第一次自己駕駛飛船在太空中遨遊 – 那時還沒有商務用途的太空航班,所以加入太空軍是想要遨遊太空的唯一途徑了“對了,你想聽聽自由彼岸的故事嗎? “
“自由彼岸?是那首歌嗎?”
“也不全是,準確的說是那首歌描述的地方,自由彼岸。這是五十多年前的事情了,”老人面色開始沉重起來,其中似乎還夾雜著一點憂傷。“這麼多年來我一直試圖忘記這些事情,就好像,它們只是我年輕時做的一個夢一樣,而且這趟經歷的離奇程度也足以使我覺得這就是一場夢。但我又分明能感受到那兒夾雜著灰塵和汽油的空氣,那些積滿了灰卻依然矗立著,古典卻奇形怪狀的建築,還有……“
老先生開始講述起來,他時而停頓住,回憶起來,時而又接著剛剛的故事,或者是插敘另一段故事。窗外的雪更大了,我決定等雪停了,再回家去。

下一節:自由彼岸 第一章 1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