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壞學園:伊卡琳娜的復仇1.1

深夜,新西兰的森林深处。

月光被树叶横七竖八地切割,在地上投下斑驳的影子。亚热带阔叶林下的地面泛出一阵阵的绿色光辉。自此前几天崩坏爆发以后,这种绿色光辉就不断出现。它们是纯粹的崩坏能,意味着无尽的毁灭和消亡。

一阵风吹过,树林稀稀疏疏地发出了响声。当大地重回宁静以后,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女孩。

女孩年龄16岁上下,短发,穿着一件黑色的紧身连衣裙,大腿下部完全裸露着,露出雪白、毫无生气的肌肤。女孩眼睛下面有很深的黑色印记,像是黑眼圈,却更大更深。这是被崩坏能感染的标志,女孩是一个死士。

女孩小心地在树林之间穿行着,每走几步,她就会拿出挂在胸前的吊坠,将其像灵摆一样垂在空中。吊坠轻轻摆动着,几秒钟之后,一丝闪光从吊坠中迸发出来。女孩于是迅速收起了吊坠,又换了一个方向前进。

夜晚的森林很安静。崩坏能拥有能够毁灭一切生物的力量,只有很意志顽强的生物才能在崩坏能侵蚀以后存活下来,成为崩坏兽或者死士。这片森林的物种几乎已经消亡殆尽,植物也在渐渐枯萎。

女孩开始跑动起来,身边的树木被女孩带出的气流吹动起来,崩坏能的绿色能量被推向两边,为女孩让出了一段通路。

跑了幾百米之後,她來到了森林裡的一個開闊地。 雖然四處都是參天古墓,卻在這之間開出了一個天井一樣的地方,月光從森林的這個破洞裡照下來,填滿了整個空間。

「 就是這兒。 女孩喃喃道,胸前的吊墜不再閃動,說明她正處於崩壞的中心。

不知為什麼,這個地方讓女孩感到莫名的恐懼,四周明明異常安靜,而現在這個時刻,也不可能會有人來打擾她。 在仔細尋找了天井中心卻一無所獲以後,女孩開始仔細查看周圍的樹林。

就在一刹那,女孩的目光似乎和一個目光兩兩相對,但在一瞬間,女孩就把目光移開了。 在反應過來以後,女孩又往回看去。 這使她毛骨悚然,本能地往左邊一閃。

一隻巨大的,毛茸茸的怪物如箭矢般從樹林裡竄了出來。 女孩子的這一閃救了自己一命,怪物撞在了地上,打了好幾個滾,然後很快調整了自己的平衡,面向著女孩。 這是一隻大熊,很明顯受到了崩壞能的侵蝕才會這麼暴躁。

此刻,女孩的手裡多了一把武器,這是一把巨大的鐮刀,在月光下透著滲人的寒意。 鐮刀柄有一米多長,甚至和女孩差不多高,而刀刃則正好一米長,被磨成了彎月形,刀鋒下閃著銀光。 女孩拿著刀柄的下端,輕而易舉地就把這麼一把沉重的武器像木棍一樣靈活地操控著。

大熊朝著女孩站的位置狂奔過來,女孩沒有移動,只是緊緊地握著鐮刀,正對著大熊,仿佛在等待著什麼。 就在大熊撲向女孩的一瞬間,女孩一躍而起,跳到兩米多高,然後狠狠地用鐮刀砍了下去。

但是大熊躲過了這一擊,鐺的一下,地上的一塊大石頭被砸得粉碎。

熊開始猶豫了。 目睹了這一幕以後,顯然它覺得眼前的這個女孩子不如自己想像的那麼好對付。 它在原地和女孩打轉了一會,似乎在思考下一步的行動,最終決定繼續進行攻擊。

幾個回合下來,女孩和熊都受了傷,但女孩還是略占上風,她的巨大鐮刀讓熊感到了畏懼。 女孩的大腿上被熊抓出了很長的一條爪印,卻沒有流血,腹部的衣服也被抓破了。 而熊則在前腿上,肚子上都被鐮刀好好地教訓了一下,頭上也裂了一個口子。

熊打算逃走,但是看樣子它已經好幾天沒有找到獵物了,如果再不補充能量的話,估計撐不過今晚。 它於是整理好自己的姿態,再次發起了衝鋒。 它只有這一種攻擊方式,之前從沒有失效過。

女孩還是按照原來的樣子接招。 在幾個回合下來,女孩從被動防守變得越來越有攻擊性,她甚至不再躲避熊的正面攻擊,而是直接舉起了鐮刀,向著熊穿刺過去。

但是不知為什麼,女孩忽然身體抽搐了一下,鐮刀這一擊僵在了半空中,沒有揮下來。 熊抓住了這個機會,借著對沖產生的力量,一擊打飛了女孩手裡的鐮刀。

沒有了鐮刀,女孩是打不過比她體積大一倍的熊的。

女孩被熊按在了地上,兩只手都按在頭旁邊,她閉上眼睛,不去想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 熊的氣息撲到了女孩的臉上,女孩感到熊的口水滴在了自己脖子上,肚子裡感到一陣難受。

正當熊準備享用自己的每餐時,它似乎注意到了什麼異樣。 它向樹林裡看去,瞬間眼睛裡露出了驚恐的表情,它想逃走,或者閃避,或者趴下,但是都來不及了。

一隻帶著火焰的利箭從樹林裡射出來,箭頭簡直有一顆石子哪麼粗,箭矢刺穿了熊的腦殼 —— 應該是砸碎了它。 強勁的動量使得熊整個身體掀了起來,面朝天的倒在了一旁。

不久,另一個女孩從樹林裡出來,她有著和女孩一樣的純白色頭髮,卻紮著一個齊腰的長馬尾。 她拿著一個華麗的彎弓,穿過熊的屍體,徑直走向了尚昏迷不醒的女孩。

「 又勉強自己了呢,伊卡琳娜。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